十二金仙早已向天庭称臣为何昊天一句话仍吓得元始闭宫止讲

《王事情脑补封神史》第290期:称臣

玉虚门下十九金仙,早已成为天庭的臣子。

如此局面之下,不同于突出成员“个体化”的路线,《创造营2019》以“团训”为打造和传播核心,无论在节目立意、内容还是价值观输出等方面,节目都为镜头前的观众展现了作为一个团体最动人也能走得更加长久的法则,就是团魂。

“肯为身边的人发光,团队才会更加闪亮。”回首《创造营2019》入营典礼,学员们从中得到了三份礼物,现在看来,这三份礼物背后代表的其实是一种对他们自我要求、自我约束与自我成长的期许。如今,入营后的他们又得到了《创造营2019》给予的基础一课:“团魂”。相信在未来,怀揣赤子之心的学员们必将乘风破浪,用燃烧的“团魂”点亮脚下的追梦之路。

说起李明蔚的名字,相信很多人可能并不太陌生,在娱乐圈中虽然算不上是一线巨星,但也算是小有名气了。今年29岁的李明蔚是香港“小龙凤”组合的成员之一,不仅有着甜美的长相,而且还有着明媚的好嗓音。然而,在2012年的时候,年纪轻轻的她却被查出患上了腺样囊性癌,也算是恶性度非常高的一种癌症。

接下来他是否进行了反抗呢?我们看到,并没有。他只做了一件事,那便是编写封神榜,将三教并谈,编成三百六十五位成神。其用意,自然是以这365个名头去交换12金仙的性命。

上榜之人共370位,无一遗漏,全部进入天庭,“分掌各司,按布周天,纠察人间善恶,检举三界功行”,超脱生死,成其神道。

瑶池金母的原型被认为是西王母,那么她的势力范围在天庭之西;昊天上帝即玉皇大帝,其原型被认为是东王公,那么他的势力范围当然是在天庭之东。

此次收购也将是Uber战略的一个新起点。Uber过去曾利用此类交易剥离成本高昂的海外业务,换取竞争对手的股权。(张宁)

诚如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创造营2019》总制片人马延琨所言,无论是SDT娱乐成员李鑫一在徐珂加试歌曲时的帮唱,还是哇唧唧哇成员的“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对于心怀“赤子之心”,永存好奇、好学、向上之心的坚毅少年,《创造营2019》的舞台都能够给予他们足够温柔的展现空间。

“从有到优”,以“团训”探寻中国男团标准

团魂打磨背后的社会生存实况与群体关系学

学员、团队、陪伴,一簇簇温柔又坚毅的团魂之火

作者称,因为在社交媒体上消费活动太多,可见性偏见也就被社交媒体放大了。加拿大约克大学格兰登学院传播学助理教授库蒂尔称,社交媒体的宣传文化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消费行为的平台。

玉虚宫关闭了宫门,停止了讲道,都因昊天一言。如果不闭宫,可以预料,昊天多半会亲自出手,来取走十二金仙性命。元始岂肯眼见本教最强大战力应劫,只能以闭宫止讲先稳住昊天。

提高消费意识将减少心理偏见

对Uber来说,这笔交易将表明它对中东的承诺。Uber最大的投资者之一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就设在中东。

以“训”为纲,通过“团训”让学员们不断磨砺自己的能力和品格,同时在共同成长中凝聚团队协作精神和团魂,正是《创造营2019》的纲要所在,所以很多时刻都能看到,这档节目的温柔与强毅。

强大到他们这个境界,一闪念间便是十万八千里,一挥手间便是无数星辰生灭,你要以为他们的活动空间只有两室一厅的小户型那就大错特错了。不夸张的说,他们是以宇宙为屋、以三界为室,中分了星河的两个人。

作为一档大型青年团训节目,从《创造营2019》第一期内容呈现效果来看,其诉求清晰明了:寻找、锻炼怀有“赤子之心”的中国少年,以“团训”探寻中国男团标准,打造出一支真正被大众认可的中国本土男团,从而推动中国男团实现“从有到优”的变革。

《创造营2019》第一期,火核传媒的学员在完成测评演出后,团员吴雄成跃跃欲试,希望在加试环节更多面的表现自己的特长,但这份过于迫切的自我表达却遭到现场班主任们的指正。

十九金仙的确已向金母称臣,臣服于瑶池;但鉴于天庭实在太大,即使是两口子,昊天和金母的臣子也并不是同一套班底,所以这与昊天十二金仙称臣并不矛盾。

研究者称,可见性偏见这个现象,可能有助于解开美国个人储蓄率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大幅下降的 “迷题”。当年,美国的个人储蓄率在10%左右。2007年,这个数字跌至大约3%的低点。美国政府的最新数据显示,尽管个人债务持续上升,但2018年美国个人储蓄率徘徊在6%至7%之间。

人类本是一个群居的群体,中国人的群体意识尤其强烈。但随着社交网络的爆发式发展,孤独已成互联网时代的特征之一,人们被分割成一个个孤独的星球。

在2016年的一轮融资中,Careem的估值约为10亿美元,成为中东地区最有价值的科技初创企业之一。据该公司网站称,该公司拥有100多万名司机,在15个国家的90多个城市运营。

当然,在填补男团市场罅隙,并让学员们懂得作为男团一份子该如何协调自身与团体的关系外,通过《创造营2019》,镜头前的观众亦能从中感悟身处社会的群体关系学。

该研究的作者之一、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梅拉吉商学院的教授赫什莱弗尔表示,可见性偏见源自人们在社交场合的互动方式。他说,人们倾向于谈论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这意味着人们会更多地强调消费,而不是非消费。

所以:仙首十二早已向天庭称臣,为何昊天一句话,仍吓得元始闭宫止讲?

库蒂尔说:“在社交媒体出现前,这种消费模式就已经存在了。如果周围的人都在消费,人们会受影响也会多消费,社交媒体只是放大了这些趋势。”

“作为年轻人榜样的团体应该符合大众审美,而不是只为少数人取向和兴趣去服务。如果说女团是从无到有,那么男团则是从有到优。”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总经理、《创造营2019》制片人邱越的这番话,传递的也正是《创造营2019》的尝试与努力:通过探寻男团标准的方式,推动中国男团实现“从有到优”的变革,让中国也能孕育出优秀的、能被大众认可的本土男团,以重建市场的信心。

相关专家称,对他人行为的了解增多不仅会让人们增加消费,还会诱使人们对自己的财务状况和未来的财富前景做出错误的假设。

Uber对Careem的收购将发生在其即将进行的首次公开发行(IPO)之前,知情人士此前曾表示,预计Uber将在4月份启动IPO,该公司的估值可能高达1200亿美元。这可能是纽约证交所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上市交易之一。

SDT娱乐的学员徐珂加试歌曲时,高音部分因起调太高而没唱上去,团员李鑫一不禁帮唱少许。这一场景触动了一旁的苏有朋,“我被感动了,而且他适可而止,高音部分帮完又把这个舞台还给了他的兄弟,让我想起我小时候。”回忆小虎队的过往,苏有朋不禁动情地告诫在场所有学员:“希望后面每一个团队,不管之后能不能成团,都要知道义气的可贵。”

上述知情人士说,这家美国叫车服务巨头将向Careem支付14亿美元现金和17亿美元可转换债券。据彭博社报道,这些票据将以每股55美元的价格转换为Uber的股票。

随着联络方式变得越来越低廉、多元,可见性偏见日益推动着社会的购买趋势。上述研究称:“远程通讯成本的降低、有线电视和录像机的兴起以及随后互联网的发展,极大地提高了个体观察他人消费的能力。” 

赫什莱弗尔说,“如果在朋友家见到朋友,我可能会看到朋友喝的是便宜咖啡,穿的是平价衣服。但如果看(他们的)社交媒体(账号),朋友发的可能是他去过的高档餐厅或令人兴奋的旅行。”他说,任何一种非面对面交流都会导致可见性偏见加剧。

显然,近几年的市场中还没能出现一支被大众审美认可的男团,这是让人沮丧又满含期待的现状。中国本土究竟需要怎样的男团?成团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男团市场如何走出巢窠,迈向更广阔的天地?于今晚上线的腾讯视频《创造营2019》正在试图寻找答案。

这项研究的另一位作者、多伦多大学罗特曼商学院教授韩冰称,就储蓄而言,人们会效仿其社交圈里的其他人,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和那些人的社会经济状况类似。他说:“和我社会地位相同的人对未来和对收入增长的看法,以及他们随之采取的行动,在一定程度上会给我某种关于自己未来的线索。” 

这便是向昊天称臣的含义。昊天的臣子并不好当,十二金仙倘若称臣,自然也该如此。

分析一下封神榜就知道了。上榜众神,从榜首的柏鉴,到分水将军申公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战死之人。飞廉恶来二奸臣,明明已经投靠新朝为臣,只因封神榜上最后两个人是他们,仍被姜子牙斩首。

没挂的人,就没资格封神。从这点来说,民间传说姜子牙打算封自己为玉皇大帝就不可能;刘德凯版本的《封神榜》中,因黄飞虎魂魄来迟,姜子牙遂将留给自己的“东岳大帝”之职封给了他,这也是不负责任的改编。

四位班主任的态度和标准,代表的也是《创造营2019》的诉求,节目所希望的正是所有学员在不断优化自身、强化个体的同时,能尽可能地守护自己的团队。严格与高标准,对于学员来说是挑战也是一次完美蜕变的成长,肩负着彼此梦想的他们,相互扶持并为共同的目标而挥洒汗水,在更有分量的激励以及坚强的后盾下,每一次的努力和付出不再是孤注一掷。

而温柔又坚毅的团魂,其实不只是《创造营2019》的期待,也不仅仅燃烧在学员身上,包括班主任以及镜头前的观众在内,亦均有体现并能深刻感知。

按原著来说,当以第一种说法为是。原因很简单:第一,原文是“昊天上帝命仙首十二称臣”,他怎会命令自己向自己称臣,又怎会命令老婆金母也称臣?第二,火云洞三圣中的伏羲,其实就是昊天上帝,所以十二圣人其实只有十一个。

每当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发有关购物或某次经历的帖子时,都有可能影响关注者。他说:“这有点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会促使其他人去做某件事。你不用感到有压力,他们只是在效仿你的活动和消费。”

Uber的代表没有立即回复置评请求,Careem的发言人也没有立即置评。

“不可以把重心放在加试上,你们是一个团体。”如苏有朋所言,对于入营的所有学员来说,《创造营2019》固然是个很好的展示舞台,但选A的目的不应该只是为了得到一个加试机会。所谓团队,所谓团魂,并非一时之气焰,更不是抛开团队自顾自地表现自己。

瑶池金母与昊天上帝是夫妻,这点经过他们的女儿龙吉公主反复确认。瑶池金母既然收编了阐教,也就代表昊天上帝控制了阐教。按道理说,没什么问题了。可令人不解的是,第15回,昊天上帝为何又“命仙首十二称臣”?

面对着即将完结的生命,李明蔚曾表示最后一个愿望是能活到7月书展时,推出自己的新书,看似简单的愿望,但能否达成却依然是个未知数。在这里也真心的替她祈祷,期待着她的愿望能够达成,也希望她能够活更长的时间。最后,不知大家对此有何感想?

图为接受采访的李明蔚

很直白的观感是,《创造营2019》的学员们均不被身份和年龄所定义,他们年龄层横跨80、90、00三个年代,虽然风格各异,但都具有强烈的辨识度。从外观审美上来看,简单干净、满面英气是他们给予观众的直观感受;舞台上热血、拼搏、有团体意识的表现是他们在精神层面所传达的优秀品格;而从行业角度来讲,节目时刻在呼唤的,更是能够树立敬业专业爱岗爱国的形象,成为公众人物榜样,以促进演艺圈全新生态建设,推动行业正向发展,体现艺人真正社会价值的优秀少年。

南极仙翁在瑶池借旗时,跪伏玉队,口称“小臣”,金母对他的申饬也完全是上级对下级式的,且从头到尾都没跟仙翁相见,这表示瑶池金母只把南极仙翁当成普通臣子,并没有另眼相看。此外云中子、文殊、燃灯等,也赴过瑶池的蟠桃会,屡次提起,掩不住的傲娇。蟠桃何等珍贵,天庭岂能轻易许人?众人既然这么说,已经证明了他们也和南极仙翁一般,早已向天庭称臣。

放眼现场的几位班主任,他们都深知团体的分量与意义,所以他们所强调的也是学员在团队中的作用、成员之间的配合与默契等团队力量。

知情人士说,Careem的股东已被要求在周一晚间之前同意交易条款,最快可能于周二宣布交易结果。Careem的支持者包括沙特王子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尔(Alwaleed bin Talal)的投资公司和日本电子商务公司乐天(Rakuten)。

我们需要先知道仙首十二是谁。

毫无疑问的是,《创造营2019》学员们一起成长、一同进行自我优化的团魂燃烧,不仅满足了当下大众的心理渴求,让众人能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彼此串联、相互取暖。更重要的是,这群怀揣梦想的少年在打磨“团魂”的点滴刻度时,学员之间相互扶持、互相帮助的行为,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对生活中渴望“团魂”的大众的一次激发。

2,仙首确实是众仙之首,但并非圣人,而是金仙,原来金仙全称是太乙或大罗金仙,表示神仙中层次最高的神仙,因此十二仙首便是十二金仙:广成子、赤精子、太乙真人、玉鼎真人、黄龙真人、普贤真人、慈航道人、惧留孙、道行天尊、文殊广法天尊、清虚道德真君、灵宝大法师。

十二金仙的确已臣服于金母,但是别忘了,天庭真正当家作主的却是昊天上帝。而且很显然,称臣于金母与称臣于昊天,是有本质区别的。

第15回:……无始天尊因门下十二弟子犯了红尘之厄,杀罚临身,故此闭宫止讲。

根本原因就在于:昊天与金母虽然是两口子,但毕竟是不同的两个人。

去年的“男团热”席卷“久旱逢甘霖”的国内市场,凭借忠实拥趸的热情与支持,中国男团市场一时间掀起层层热浪。但遗憾的是,这样的热情在后续的团体运营与各种风波中被不断消耗,泡沫剥落后的男团困境愈发清晰可见。

元始境界不如昊天,因此并没有与昊天谈判的资格,他找了谁一起呢?万仙之役终局,向来被视为封神第一高手的鸿钧道人也不得不下界,为阐、截之争划上句点。鸿钧既然出场,神秘感自然便完全失去,同时也证明了他的境界,确实不如昊天远矣。所以元始找去谈判的人,必然是鸿钧无疑。

围绕“团魂”二字,定位为大型青年团训节目的《创造营2019》以“训”为纲,希望通过“团训”筛选出业务能力、团队协作、精神风貌、艺术感染力等各方面都优异的一批学员呈现给大众,其展现和弘扬的也是少年们应该具备的审美、精神、行业三个方面的价值。

回溯国内男团市场的流行音乐组合,从小虎队、beyond、五月天到飞轮海、TFBOYS等,团体成员间无须多言的默契与配合,往往赋予了他们不可磨灭的烙印,甚至将他们的拥趸者也牢牢团结在一起,反哺了团体的生命力。而放眼当下,男团市场虽蓬勃发展,但走红的事实上并不是一支支男团,团员们更在乎的是个人的发展。“团魂”所带来的长久生命力,恰是当下市场之所需。

他说:“有时候,我看他的帖子,发现他在某个中餐馆。这会在我的内心深处种下一粒种子,让我觉得自己有一段时间没吃中国菜了,也许我应该去吃一次。”

患病之后,李明蔚开始了长达7年多的抗癌历程,先后进行过多次电疗和数十次的化疗,即便是这样,李明蔚依然用坚强乐观的态度对抗病魔。近日,却突传坏消息,有媒体爆料称:李明蔚已经抗癌失败,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包括肝、肾在内的多处地方,而且陆续开始出现身体多处器官衰竭的现象。

赫什莱弗尔说,这项研究的目的之一是提高人们对自己消费的认识。他说:“心理学家有时候发现,人们如果意识到是一种心理偏见,就能减少这种偏见。”

社交媒体放大可见性偏见

“我选A是为了得到加试机会。”

不管是在舞台上挥洒汗水的少年们,还是生活中忙碌于学业或工作的人们,在奔向未来的道路上,本就该互相扶持着攀登,为彼此遮挡荆棘,汇集一簇簇火焰驱散梦想道路上的阴霾。

多伦多的财务经理鲍米克认为,Instagram导致他每月在吃的上面至少多花200加元,因为他一周要出去吃四、五次饭。他的一个朋友在Instagram上运营着一个宣传餐厅的账号。

“如果当初没有其他两个哥哥的支持,我可能撑不下来。”

1,仙首即众仙之首,十二仙首即十二圣人,依次为:昊天上帝、瑶池金母、鸿钧老祖、女娲娘娘、元始天尊、太上老君、通天教主、准提道人、接引道人、伏羲、神农、轩辕。

“《创造营2019》要寻找的是真正怀有‘赤子之心’的少年,我们希望《创造营2019》节目里的这些男孩子,以及未来成团的男团能够一直保有对于这个舞台以及保有对于专业,对于能力,对于从事艺人职业最初的好奇,好学之心,不是说追求艺人一时的璀璨,而是把艺人当做一个职业来去从事。”